一、新任委派

時光飛逝,一九二三年又是外子休假的時間,當時大弼已經九歲,平日由我教授一些基本課程,這段休假期間他必須接受正規的教育,而小女仁愛也必須到幼稚園就讀。中國大陸北部的山東煙台市有一所著名的教會學校,於是我們便為兩名子女註冊登記。

外子因身體不適需要長期治療,我們便將休假延長。因此他便利用時間到愛丁堡大學醫學院研究所進修,並於一九二五年提交論文,七月二十四日他於馬寬廳接受醫學博士的學位。為了這個重要的日子,我們暫住友人家中,並且很幸運地參加由戴維斯爵士於亞瑟堂所舉辦的聖歌演唱會。稍後,我們相約共進晚餐,能夠與如此特別的人物結識,實在是一大榮幸。

我們在英國休假期間,倫敦宣道會委派護士高若西姑娘及文輔道醫師至彰化醫館服務。一九二五年高若西姑娘與我們一同返回福爾摩沙。兩人便開始學習語音。一開始,文輔道醫師便成外子的得力助手,並且分擔了所有的行政及財務工作。

外子已經五十歲,這是他首次擁有一位具有醫療宣教師資格的同事。藉由他的協助,外子的責任負擔逐漸減輕。

然而好景不常,當高若西姑娘已經具備基礎的語言能力得以進行醫院的護理工作時,卻傳出她與一位在非洲的宣教師訂婚的消息。我們為她的幸福感到歡喜,在很不情願的情況下讓她離開。對醫院而言,她的離去實為一大打擊。但是上帝瞭解大家的需求,於是派遣在台北的烈以利姑娘回到醫院長期服務。蘭醫師在沒有護士的清況下經工作三十個年頭,烈以利姑娘的出現可謂的夢想成真。她?即挑選了幾位資質頗佳的女信徒,在幾年內將她們訓練成一批幹練的護士。醫院因此有了重大的改變。烈以利姑娘對於宣揚福音更是熱衷,護士們也感受到她的宗教熱忱。

一九二五年春天,十一歲的蘭大弼遠赴煙台就學,兩年後仁愛也前往接受教育。我們將淡了山區的小屋變賣,每年夏天便到大陸與子女會合。寒假期間,他們則返回福爾摩沙與我們團聚。以一個宣教師家庭而言,我們分離的時間不長,實在是十分幸運。

二、新醫院的夢想落空

一九二七年,在彰化的兩位醫生開始籌畫建造新醫院。數年前,醫院曾在市郊山腳下購置一塊土地並將土地租給農夫耕作,所得的租金全部納入醫院帳戶。然而日本國家主義意識高漲,日本政府下令禁止「外國」醫院的設立,因此蘭醫師多年來的計畫與希望都落空了。

兩位醫師和烈以利姑娘在失望之餘仍為改善舊醫院而努力。由英國年輕會友所捐贈的X光機已安裝啟用,過於狹小的病理實驗室也拓寬整建,整棟醫院重新粉刷。烈以利姑娘監督著病患及同工們的伙食,環境衛生也大幅改善。

三、同工的休閒活動

醫院非常關心同工們的社交生活,我們的水泥網球場是最受員工歡迎的地方。由於網球不易取得,因此我們以軟式網球代替,只要略微用力,球便會變形。傍晚在醫院舉辦的聚會或員工聚餐氣氛皆十分融洽。每逢聖誕節、農曆春節或復活節等特殊節目。醫院同工會準備餘興節目與病人同樂。除了欣賞幻燈片之外,他們還以戲劇的方式表演聖經故事。他們將揮霍成性的浪子回頭的故事演得非常寫實,令入印象深刻。深夜野豬在山丘的嚎叫聲也十分逼真。故事最後兒子回到父親的身邊,當觀眾瞭解天父的大愛時許多人不禁動容落淚。

鄰近的彰化教會也為護士及藥師提供晚上的活動。有些人參加詩班綀唱,並於禮拜中獻唱。有的人則加入主日學教師訓綀班及星期三的祈禱會。週四傍晚他們跟?著青年團契至各個村落佈道。此外,他們也在醫院禮拜堂輪流為住院病患主持晚禱會。

由於子女在外地求學,我有多餘的時間參與諸類活動,也利用週未時間到台中中會的各教會探訪,生活增添了許多歡樂。同工們時常分批到我們家裡參加聚會,大家都玩得很盡興,最後在風琴伴奏下,我們齊唱聖歌,結束了愉快的聚會。

註:此風琴為一九零九年我前往福爾摩沙時,英國赤崁鎮的聖保羅教會所贈予之禮物。

四、蘭醫師六十大壽

中國人過生日的習慣與我們大不相同,許多人都不清楚自己確切的出生日期。若被問及此事,一般的回答多半是「在三月」、「在七月」或其他月份。然而她們如何計算年齡呢?方法非常簡單。嬰兒一出生即算一歲,過完年就是兩歲。此後,每過一年即增添一歲,所以新年這一天是大家共同的生日。嬰孩滿周歲都會慶祝。家人會準備豐盛的佳餚宴請親朋好友以茲慶賀。之後的生日便不再大肆慶祝,直到六十歲為止。凡是達到六十高齡的人可以在該年的任何一天慶生。

當有人傳言蘭醫師一九三0年就六十歲時,幾位福爾摩莎的朋友便決定為他慶祝一番。她們四處宣告,聚集了一大群民眾共同籌備。為了讓我們全家團圓,她們將日期訂於元月四日方便大弼和仁愛放假返家。

慶生會前幾天,禮物陸陸續續湧至。禮品琳瑯滿目,包括:書畫卷軸、銀杯、漆器花瓶、碩大的牛角、高雅的茶具、陶瓷人像、銀匙以及各式各樣的食品。

大壽之日,外子穿上正式的及膝大禮服,我們三人也盛裝打扮。早上十點,兩輛汽車抵達我們宿舍的門口,一輛滿載著教會的銅管樂隊,我們將在她們的樂聲導引下遊行彰化市街。

慶生會主持人由另一輛車下來邀請我們與他同車。車子的行李廂上有一張大海報。上面以偌大的中文字體寫著:「今天是蘭醫師六十大壽!」前導的樂隊開始演奏樂曲,我們風風光光地前往教會。群眾們已在教會等候多時,並且點燃一串鞭炮迎接我們。教會的座椅可以動。為了放置講台,前排的座位已被移至他處。講台上有四張椅子,我們被引導到這些椅子坐下。

接下來的兩小時是一連串的致辭演說。演講有長有短,內容卻大同小異,皆頌揚蘭醫師的美德及高超的外科技術。依照禮俗,演說之前我們必須起身向演說者鞠躬致意,結束之後再度起立向他表示感謝。只要一有人上台發言,我們就重覆這個儀式。最後,外子獲贈一疊日圓現金,我則收到一枚純金胸針,上面刻有中文「壽」字。最後我們鞠躬答禮,然後步下講台和朋友愉快地談天。

接著,我們受邀入席享用約二十道美味的菜餚。我們再三表達我們的感謝之意後才乘車返家。

蘭醫生六十大壽終於圓滿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