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劉忠堅牧師

一九三二年我、外子及女兒仁愛返回福爾摩沙,留下長子大弼在倫敦醫院接受醫學訓練。具有歷史意義的建築「十二門徒」已經拆除,而在原地點興建了一棟兩層樓的小房舍。二月份完工後,劉忠堅牧師便遷入居住。

劉忠堅牧師原為加拿大長老教會宣教師,曾在福爾摩沙北部服務多年,目前加入我們的教士會並奉派至彰化。他是一名傑出的宣教師,憑藉著流利的台語及高地人的熱情,為中部教會注入新的活力。他與當地牧師及會友策劃了一系列的宣教活動,每日都吸引大批人潮到教會參加禮拜,教會的銅管樂隊在活動之前沿街演奏,其它人在一旁發送傳單邀請民眾前往參加。每天傍晚,樂隊也會在教堂外表演以吸引群眾。

劉忠堅牧師受到大家的歡迎,各地邀約絡繹不絕。不論在教會、學校、戲院或市政廳(他不在戶外佈道),他的口才及宗教熱忱為教會招來了成千上萬的聽眾,許多人也成為基督徒。

能夠與他共事並結為好友實在是一大榮幸。

註:劉忠堅牧師退休之後返回加拿大,於一九五七年過世。他的女兒劉路德姑娘為臺南教士會成員。

二、永別

蘭醫師在福爾摩沙的宣教生涯已接近尾聲。他漸漸卸下彰化醫館的工作責任。他仍忙於進行重大手術,然而在甘饒理醫師(他與文輔道醫師互調工作)、兩位優秀台灣醫生以及烈以利姑娘的協助下,他的生活十分輕鬆自在,身體狀況也非常良好。

一九三五年元月,台中中會(彰化教會為其三十四個教會之ㄧ)為蘭醫師來台服務四十週年舉辦隆重的慶祝大會。許多牧師、長老、執事以及各地的會友們,紛紛前來共襄盛舉。也有不少醫師出席,其中包括受過蘭醫師訓練的學生,已經在各地教會、社區服務的醫生們。各行各業的人齊聚ㄧ堂頌揚這位實至名歸的宣教師。感恩禮拜後,許多人上台發表演說。接著,我們兩人分別獲贈一只金戒指,由教會的資深牧師為我們配戴。蘭醫師還收到一條白色緞帶,鑲有綠色絲質花邊,上面繡有四個中文字,意寓著蘭醫師對福爾摩沙民眾的仁愛友善。

不久,外子已屆六十五歲之退休年齡,我們懷著感傷的心情準備離開我們摯愛的島嶼。一九三六年初春,我們著手處理使用了二十餘年的傢俱,然後將各地友人贈送的禮物隨同自身的行李打包完畢。接下來的數日,我們有應接不暇的餐會,兩人的胃腸飽受考驗。友人們的好意令我們感激,然而離別的哀愁卻揮之不去。醫院及教會的惜別會氣氛十分感人。

一九三六年三月六日早上八點四十五分,我們與大家揮別。火車緩緩地啟動,我們仍然可以看到窗外一張張離情依依的臉孔。教會詩班高唱著「上帝與您同在直到再度重逢」。火車開動後,他們唱著「上帝保佑您、護衛您」。令人永生難忘的最後一幕便是眾人們逐漸倒退的模糊身影以及詩班的祝禱歌聲「上帝保佑您平安」。